請大家要守本份XDD
K+K+K
「男兒有淚不輕彈 」觀後感
2010- 04- 30 (金) 03:32 | 編集


雖然看完的當下,總覺得有種溫開水的感覺
劇情雖然明快,卻不夠切中核心
總而言之就是沒有乾脆俐落的收尾或是劇情進展的不夠深入
但回家後卻不斷回想起影片的片段

想想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想法寫下來:) (雷有)

這部電影個人覺得有兩大主題,就是「家的建立」及「個人生活方式的建立」
之前曾經看過一本小說裡的一段描寫的文字讓我覺得唸起來很難過。
大意是這樣的:


人生如戲,自始至終他以為自己是人生的主角
到頭來才發現,
他不過是在別人的戲裡,演了個無足輕重的配角。

雖然,他總是忍不住戲假情真。



故事圍繞在兩個自幼離散的兄弟,祐太(阿部サダヲ)和祐介(瑛太)之間
哥哥由於幼時父親偷走了恩人家裡的錢逃跑而努力在不計前嫌收留自己的炸火腿排店裡工作
他選擇的生活方式是成為一個什麼都說好好好的濫好人,用以報答無條件接納他成為一份子的商店街;
弟弟則是跟著母親過著貧窮的日子,為了避免被人欺負,
選擇了搞笑來博取大眾的喜愛,在機緣下和陌生人組成號稱親兄弟為賣點的搞笑團體大紅大紫。

雖然成長歷程毫不相同
他們的共通點卻在於,
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成為人生的主角。

即使幫了再多的人,得到再多的感謝,祐太卻從來不肯承認炸物店是「自己家」,
即使因為搞笑獲得了千萬觀眾的寵愛,祐介還是只要沒有人作搞笑的主調,表演就會變得很冷。

故事的第一個轉折點在於炸火腿店的女兒徹子(竹內結子)歸來,與祐太結婚。
那天之後透過婚姻的羈絆,終於讓祐太覺得自己的確是阿山家的人;
但他仍然維持著對每個人都相同的微笑,從來不發怒,不責怪人,對家人也是。


同時因為戶籍登記,讓祐太發現自己的弟弟祐介存在的事實。
祐介由於搞笑走紅,卻因為過去一個人生活與單打獨鬥的經驗,
變得冷漠不輕易相信他人,同時對自己極端沒有自信。
他的搭檔,號稱為親兄弟的大哥「大介」,相與與結識的契機竟然是由於
大介對他講授個人觀點的搞笑的7個要素
第一,誤解
第二,奇怪的臉
第三,模仿
第四,誇張的動作
....第六,奇怪的臉,這時候明顯大介已經喝醉了,
祐介糾正他重複了之後公佈第七個要素,「不幸」

「你不覺得,不幸會讓人哈哈大笑嗎?」

因為這句話,讓祐太開始相信自己可以讓人發笑,因為在他的人生裡,這是他僅有的。

雖然他打從心裡不喜歡讓別人嘲笑自己的不幸。


兩者的心裡一直有一個公式,
必須不斷地幫助別人,當一個好人
必須去輔助別人,自己的搞笑才會像樣

否則,自己就好像不存在一樣。

或許是由於家庭形象的破碎,讓兩個人對於「歸屬感」有深切的渴望
同時也對於現實對「歸屬感」的打擊感到一次次的失望。
比如即使幫助了再多人,因為這樣扯上竊盜案的時候,大家還是第一個懷疑他;
比如搞笑一旦沒有了「哥哥」大介,就覺得自己不行,及使用搞笑向社會道歉,也無法得到原諒。

兩者在中間進入轉折點,祐太由於有了家庭之後開始尋找自我與家庭、現實調和的過程
寄人籬下二十載的丈夫,
有著不可告人過去的妻子、血緣尚不明的兩個孩子,構成了一張極其複雜的家庭藍圖
但他們都一步步地,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這些破碎的地方一片片拼湊起來
這時候不禁感嘆家庭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組織,
成員之間的關係刻劃也因為劇本的多面相表現顯得非常細膩,
從生活上的種種瑣事,很能從小處窺見一個家庭成員互動的方式,彼此在心中的位置,
以及身為一個母親,一個父親,一個姊姊或是一個弟弟被賦予如何的期待。

在這裡不禁想起日劇「無薔薇的花屋」裡所說的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但只要住在一起,也可以成為家人。」

或許組成家庭最重要的,並不是血緣,而是共同建構的生活吧。


同時祐介則在心理渴望真實血緣的哥哥能讓自己獲得安全感與存在感;
一方面又顧忌搭檔拉拔的恩惠而希望不要和親生哥哥相認,
但最終,能夠給他完全包容和最即時幫助的,還是自己的親生兄弟。
祐介的搭檔大介由塚本高史詮釋,可以感覺到他演技不斷進步中,
可惜
大介一角原本以為有更多發展空間,但也只有點到為止的程度。


祐介雖然與哥哥並不共同生活
但卻對哥哥的生活方式看得十分透徹

「他對每個人都是掛著一樣的微笑,你知道為什麼嗎?」
「那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在笑。」
「那個笑臉就像是黏在他的臉上一樣,他對每個人都笑,其實他沒有對任何一個人笑。」
「所以,我想讓大哥打從心裡笑一次。」

個人以為,這樣透徹的解析祐太,或許除了身為弟弟的血緣羈絆外
也和他自己選擇了相同生活方式有關吧。

在劇情的最後,祐介還是喊了一聲大哥
祐太則對弟弟的提問「你為什麼,為什麼能那樣...對每個人都溫柔呢?」
(電影字幕翻成你人為什麼能那麼好?但個人聽到溫柔的日文發音,覺得比較貼切)

當時祐太的回答,

「那是因為我喜歡才這麼做的。」

雖然是整部片裡他不斷重申的當爛好人的理由,

但個人覺得在自己的真面目已經在妻子與孩子的認可下曝光,
孩子親口叫他一聲爸爸的狀況下,
那樣的涵意已經截然不同


那是因為他喜歡自己,喜歡總是壓抑的,忍耐的自己
有著小偷父親的自己,空守了十八年祖傳醬汁的自己
還有身為一個有特殊癖好的自己
所作的最大宣示。


「因為我喜歡,才這麼做的。」
影片即將落幕,而兩兄弟暢演自己戲中主角的人生,才正要開始:)




人的確有選擇自我生存方式的權利,
即使在別人眼裡看來荒誕不經,或過於安逸平穩,或過於爭名奪利。
但這些外在的看法,似乎都不足以構成我們對自己人生的否定

又或許,
生存的方式其實只有一種
也是唯一的一種-但求無愧於心。

















Comment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
comment :
password :
secret :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copyright (C) K+K+K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olepole...